中心主任 中心主任

最小化 最大化

朱永田研究员,博士生导师。1986年毕业于长春理工大学(原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光学仪器系,获学士学位。1989年获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硕士学位。

1999年和2001年,作为高级访问学者分别参加了美国9米Hobby-Eberly望远镜(HET)的高分辨率光谱仪(HRS)和英国8米Gemini望远镜高分辨率光谱仪(bHRES)的研制工作。

主要从事天文光谱和高分辨成像技术、太阳系外行星探测技术的研究。曾参加了我国首台天文高分辨率光谱仪—2.16米望远镜折轴阶梯光栅分光仪、中国-巴西地球资源卫星红外成象光谱仪等项目的设计和研制工作。主持完成系列空间遥感器的景物模拟器研制。

曾经担任国家大科学工程LAMOST项目(郭守敬望远镜)焦面仪器负责人,主持研制成功16台低分辨率多目标光纤光谱仪器。正在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多目标太阳系外行星搜寻系统的研制",负责国家重大科学基础设施郭守敬望远镜(LAMOST)升级改造项目LAMOST 高分辨率光谱仪的研制。

近几年来,分别获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国家863计划-航空航天领域"十五"先进个人、中国科学院优秀研究生指导教师奖和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等多项表彰奖励。

技术中心动态 技术中心动态

最小化 最大化
«返回

内容

【现代快报】中国首次在南极“白天看星星”

南京专家与小伙伴历险53天,安装多波段测光太阳望远镜

太阳望远镜

科考队员徐进 受访者供图

如果要仰望星空,南极有最纯净的星空;如果要观测太阳,南极也是极好的。

  南极也是天文学家们"圆梦"的地方。每年秋分过后,南极迎来极昼,没有黑夜的时光,也是科学家们深入南极内陆,做科考的绝佳时机。去年11月2日从上海出发,12月18日向内陆进发,中国科学院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工程师、第35次科考队员徐进,就深入南极大陆,在昆仑站对在那服役多年的AST3-2进行保养检修,同时,安装了首架南极太阳多色望远镜。

  4月3日,刚从南极科考回来不久的徐进接受了现代快报记者的采访,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南极的科考工作。

  现代快报 南京记者 王子扬 胡玉梅

  步步凶险

  在海拔4000多米,每隔半小时就要吸氧

  在很多人眼里,南极有冰川、有浮冰、有企鹅,是一个绮丽的世外桃源。但是在科考队员眼里,这里却是一块时刻充满未知和危险的禁地。

  徐进说,第35次南极科考队是去年11月从上海出发去南极的,在南极内陆工作了53天。

  没有信号、人迹罕至、空气稀薄……整个科考过程中,日常的"行军"都是挑战。"由于路况很差,我们的车速只有15公里/小时,从补给站中山站到科考站昆仑站,距离为1200公里,花费了20天左右。"徐进说,南极气温低于零下30℃,气候恶劣。"行军"路上,由于路况太差,路途颠簸、积雪太厚,有的时候,车辆还会失灵。

  "地吹雪都不算什么,遇上‘白化天'那才真可怕,眼前都是雪,车就在不远处都看不清。"除了恶劣天气,在南极,紫外线防护也很重要。"出去就戴防护眼镜、面罩,一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永久性损伤。"徐进说,昆仑站海拔4000多米,在那里科考,科学家们每隔半个小时就得休息。

  浪漫奇幻

  看到极光,还亲眼见到雪山在海里翻个

  "要减肥,去南极。"徐进对现代快报记者开玩笑说,不过在南极科考雪龙船上的菜肴很丰盛,但都是速冻的,让人没食欲。大家最期待的是夜宵,"夜宵是各种面食,都是现做的。"

  "过年的时候,我们还在路上。我们37名科考队员一块吃了年夜饭。""年夜饭比平时更丰盛,有甲鱼、大虾、螃蟹、蔬菜。这些东西在国内就提前准备好了,是速冻的。我们有液化气,微波炉可以即时加热。后来到了站区里,我们还一块吃了火锅。"徐进说。

  科考的路上,也有好风景。徐进在南极科考,不仅看到了极光,还看到了雪山在海里翻个的场景。"我看到过一次极光,特别奇幻,霞光万道,瑞彩千条,为神秘的南极大陆笼罩上一层浪漫的色彩。"徐进说。

  还有一次,在中山站海面上,徐进看到一座冰山在太阳的照射下渐渐消融。"噗通!"头重脚轻的冰山重心不稳,一头栽进了海水里,巨大的身躯掉了一个个儿。"这些东西平时基本是看不见的,蔚为壮观。"徐进说。

  维护升级

  曾观测到引力波事件的"功臣"又工作了

  南极,大气视宁度好,人类的活动、光污染少,而且有连续极夜和极昼现象,因此,南极也是各国天文学家们进行天文观测的好地方。

  这次去科考,徐进的任务是去把中国南极巡天望远镜AST3-2进行检修和保养,让它恢复"工作"。

  AST3-2是第二台南极巡天望远镜,于2015年在南极昆仑站安装使用,由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自主研发,具有指向跟踪和自动调焦等功能。"它是远程遥控的,在北京和南京,就能对它进行操控,接收科学数据。"中国科学院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副研究员卢海平说。

  2017年,有一个重大天文事件:天文学家们发现了中子星并合产生的引力波事件。当时,引力波最先由美国LIGO团队和欧洲Virgo团队探测到;而随后,全球700多架望远镜进行后随观测。AST3-2是中国唯一一台。

  如今,这架巡天望远镜状况还好吗?徐进说,由于两年没去昆仑站,它所有电都耗光了,所以,一度处于休息状态。他到昆仑站的时候,发现雪已经淹没了望远镜原本露在外面架设的走线槽,当年立在旁边铲雪用的铁锹都要被雪埋了。"这次去,我把旁边的雪进行了清理,对除雪系统进行了调整,让它的除雪能力变得更强大。"

  徐进说,目前AST3-2又恢复了正常工作。目前,南极是极夜,正是它工作的大好时机。

  意义非凡

  有了太阳望远镜

  白天也能仰望星空

  不管是之前的天文望远镜阵CSTAR,还是巡天望远镜AST3系列,它们都是夜间工作的。

  这次科考,徐进配合中国极地研究中心姜鹏副研究员,带去了南京大学天文系教授们的心愿——在南极安装多波段测光太阳望远镜,进行白天观测。"我们在昆仑站对南极多波段测光太阳望远镜进行了观测实验,连续观测了7天,获得了550G的数据量,包括首次在南极昆仑站采集到的太阳全日面多波段图像,及白昼强天空背景条件下的恒星图像。观测及实验相当成功。"徐进说。

  卢海平介绍说,南极多波段测光太阳望远镜的口径为150毫米,初步设计有11片滤光片,可接受11种波段的太阳光,可获得11种颜色的全日面图像。南极现场望远镜目前安装了6片滤光片。"这台望远镜不仅可以观测太阳,还可以在极昼条件下进行空间目标观测。"卢海平介绍说,太阳物理观测的任务有三个,分别是:测量太阳紫外白光光谱辐射中长期的变化、探测白光耀斑或其他活动的白光连续谱变化、通过太阳辐射谱的反演,探测及检验黑子几何及物理性质的可能性等。

  而空间目标则包括空间碎片、卫星等。他说:"地球外的轨道上,大概有55%空间目标都会路过昆仑站上空。本次科考,充分验证了昆仑站白昼观星和探测空间目标的能力。"

 

有了这架新望远镜,未来,我国可以在南极实现365天全天候观测活动。卢海平解释道,太阳望远镜的观测对将来的意义非凡,比如太阳高能电子爆发影响通讯,南极观测点就可能提前知晓,防患于未然。另外,还能研究太阳对地球气候变化的影响。"特别是‘白天观星'验证的一些技术及获得的成果,将应用于未来飞行器的导航、空间目标监测等航天航空技术领域。"

中心简介 中心简介

最小化 最大化

南极天文技术中心

       遥远的南极大陆为天文学提供了一个仅次于太空的观测环境,大量观测和理论研究表明,南极冰穹A是地球上最好的天文台址,将为天文观测提供一个绝佳的窗口,为研究诸如太阳系起源,早期宇宙和宇宙暗物质、暗能量等重大问题提供一个新机遇。

       为落实研究所“一三五”发展规划,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研制南极天文观测设备的优势地位,结合南极天文研究的发展态势,有效组织实施“十二五”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南极天文台”的立项建设,2012年3月研究所成立“南极天文技术中心”。

      “南极天文技术中心”的发展定位为:制定研究所南极天文技术发展战略,开展南极天文观测设备的前瞻性关键技术研究;负责“十二五”南极天文台的立项、建设;负责在研的有关南极天文课题/项目的管理,同时多渠道争取课题和经费;负责南极天文科考队员的人才储备和队伍建设;负责极端环境实验室规划与建设等。

       自2006年开始,南京天光所科研人员即开始了南极天文仪器的研制,从中国之星小望远镜阵CSTAR,南极视宁度测量仪DIMM,南极巡天望远镜AST3到南极昆仑暗宇宙巡天望远镜KDUST的预研,望远镜的口径逐步增大,功能日趋复杂,在极端环境下的望远镜关键技术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与之同时,从2008年开始,每年都有科研人员参加中国南极科学考察队的内陆考察,伴随着我国南极首个内陆站――昆仑站的选址、建设,为南极内陆天文科考乃至内陆考察付出了艰苦的努力。

       第25次南极内陆考察天文队员宫雪非研究员在现场成功大修了南极内陆自动天文观测站的发电机部分,并对仪器设备进行了出色地维护,首次实现了天文仪器在南极内陆全年无人值守远程控制正常运行,完成了中国天文观测站的首个越冬工作。

       第26次队胡中文研究员对CSTAR望远镜进行了维护和校准,还安装了新的天文仪器;

       27次队温海焜队员除了维护能源和通讯平台之外,利用我所自行研制的视宁度测量仪器DIMM完成了夏季3米高度的视宁度测量,获得了实测数据;

       28次队杜福嘉、李正阳和张毅三名队员与其他队友一起通力合作,利用极其有限的工作时间成功安装了首台主镜680毫米的南极巡天望远镜AST3-1以及新一代能源与通讯平台PLATO-A。

       29次队徐灵哲队员对AST3-1的结构、控制及圆顶等各部分进行了成功的维护。

      截至目前,南极天文技术中心已派出7名队友参与了我国南极天文科考,并将在未来的南极天文台建设中承担重任。 

       南极天文技术中心目前建设有高低温测试实验室,拥有1立方米高低温交变试验箱和2.4立方的低温低压试验系统,低温机电测试平台,多通道温度巡测仪,Lansmont三向测振仪等实验设备。